"惜•当下”征文得奖文章分享(第三期)

       自"惜•当下”有奖征文活动开展以来,得到了广大肾友们的热情关注和支持,我们也已经公布了两期获得者的得奖文章,今天将为一等奖获得者的得奖文章。(为了保护患者隐私,已将姓名隐去。)

1、用希望的双手托起明天

       孟子的《生于忧思,死于安乐》中,说:“故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,必先苦其心志,劳其筋骨,饿其体肤,空乏其身”作为农民出身的我们,大半辈子都是面朝黄士,背朝天,老实的做人做事,日子过得还算小康、但怎么也想不到在2009年的4月竟不再受上天的眷顾,老伴两条腿水肿的厉害,去襄阳、武汉等上级医院寻医问诊,经专家们诊断得知患上慢性肾炎,从此我们一家人就走上了与病魔做斗争的漫漫长路。
       治疗期间走过不少弯路,半年时间过去了,效果仍不明显,导致老伴肾衰竭,专家建议我们进入血液透析。一开始听到透析,我跟老伴还有子女们脸茫然,不知所措,后来听专家和医生们讲,血液透析俗话说就是人工肾,因为自己身上的零件坏了,不工作了,所以要靠机器来帮人清除掉体内多余的水分和毒素,老伴是个不怕苦、不怕累、善良温柔也很能干的人,得了尿毒症对她来说就是毁灭性的打击,她很抗拒透析,甚至有些想不开,她说很怕,每周两次,每次4小时的透析简直就像听到世界末日那样的怕,不如死了算了, 一了百了。家人和亲威朋友们劝了她好久,就这样,老伴才进入了透析。
       2010年元月,我们转回襄阳医院透析,两周透一次,后面就是一周一次,一周二次,但越透越严重。呼吸困难,晕倒都是常事,几年下来,晕倒6次不说,体重极速下降,到2015年瘦的只有八九十斤,弄的我天天做饭都苦恼,咸了不行,油了也不行,肚子也越来越大,就像个临产的孕刻,心里想着,怎么会把肚子超透越大,百思不得其解,有种不好的预兆,是不是老伴没得教了?心里很失望,更多的是绝望...就在这个时候。听朋友说:枣阳一家医院也办起了血透室,9月10日正式开业,当时心里也怀疑这边的技术,但最终报着“死马当活马医”的心理。在9月10日过来医院进行咨询。
       咨询过后,9月份把那边的药透完了,在那边医院不知道的情况下,偷偷到枣阳的医院试着透了2次,老伴明显感觉不一一样了,身子变轻松了不少,慢慢的身子天比一天强,肚子也没有积水了,以前是寝食难安,现在是吃的香。睡的好,饮食上没有那么多的忌讳,营养均衡了,也没有再晕倒过,看到老伴的变化,家人从内心感到欣里,即使那边护士长再打电话谢问我老件身体情况要我们再回去,可是我们一直对这边很有信心,从不动摇。
       从2017年秋至现在, 老伴除了透析,在家的时候跟我们正常人一样,种菜、洗衣服、做饭等,家务活基本上都给包了。原来她主内我主外的生活又回来了.回到家,我使是板饭来张口,衣来伸手的人。有时候她还跟我一起干农活村里人看见还问,“你们老奶妈病好了呀,啥活都做?”我跟老伴听后,都开心的笑笑。老件体重现增加到110斤,还说要减肥,身体慢慢变好,不用我太操心,反过来是她照顾我的生活,才使我今年又承包107亩田地,这一切都离不开她的默默支持。
       老伴的今天,血透室全体医护的功劳.感谢你们给了她第二次生命,让我们重回以前的幸福生活。医护们对患者都很照顾、很关心,过年送礼物过生日送蛋糕,还有小李护士经常帮忙给病号们跑腿买饭,特别是在去年大雪封路时,医院担心病号的身体,护士长联系我们,要我们在家控制好水和饮食,透析当天会专门派车来接我们去医院。透完回不去,科室安排床铺给患者休息,给我们提供最大的方便。
       医院为我们所做的,我除了感谢还是感谢,感谢政府的好政策,给广大农民减轻了许多负担。更要感谢医院肾内科高主任及全体医护人员,您们辛苦了!您们尽心尽责,以人为本,诚心诚意,热情友善,把病人当自己的亲人对待,是您们给了尿毒症惠者新的生命,用您们的细心和爱心延续着他们的生命,也让更多的家庭重拾幸福美满。您们才是真正文明、有礼貌、有道德的好医护!向您们致敬!衷心的感谢您们!

2、一位尿毒症患者家属的讲述....

       尿毒症这个陌生又可怕的字眼,发生在别人的家庭都是故事,发生在自己的家庭是多么的不幸!很不幸!我的妈妈就得了这种病。
       就这样一场突如其来的感冒将妈妈彻底摧毁,不能吃,不能喝,不能睡,不能行,顶不住了,来到远离三十八公里以外的城市,那一个声名远扬的二级甲等公立中医院住下。这比正常肌肝值多十好几倍了,意味着什么?医生说必须得透析,没有第二个办法了,妈妈起初不愿意透析,透析对我们来说是可怕的。她也不想给我们增加负担,透析的费用是很高的,她知道现在家里也没什么钱了。
       我在病房外心情平复了一会我进去勉强说了几个字,不透不行,我去签字!签完字哭的不行了,因为这一旦开始透就得透一辈子。就在这天开始了透析生涯.....
如果说这一天之前,妈妈是一个肾衰患者,那么在这天之后,便成为一个透析者了。肌酐七百多,透析就透析。
       透析中心,百十平米的房间,两边对开,各十几二十台透析机,穿着白衣头戴白帽的年轻护士如蝴蝶般穿梭其间。妈妈被接引到最角落的-张床,量血压,测体重,被指令躺好。心中甚平淡,一时挺二的想,这就是传说中的透析?也不过如此吗?
       看着妈妈第一次透析并未想象中痛苦,一阵刺痛后,看到鲜红的血,从身体里引出,有些许恐慌,慢慢也就平静了。俩小时,在平静中度过。透析嘛,不过尔尔。如是,其后的打击便接踵而来。
       三天后,再次走上透析台,如果说第一次,很轻松的完成直穿,第二次,也是相对轻松,动脉直穿,在手腕桡动脉处,用粗大的针头向动脉穿刺,把血液引入透析机,进行体外循环过滤驱毒,很顺利,一次纵深,便打着了。
       可是,坏就坏在透析当中,手腕处有些不适,护士上来调整,坏事了,越调整流量越低,调整时是钻心的痛啊!三小时下机时,人已经虚脱。
       第三次透析时,有了上次的教训,对妈妈不错的护士姐姐积极主动的给妈妈打针,由于是直穿,一般都有几个指定护士专人负责,可能对每个,人的手腕情况都比较了解吧。刚开始,护士姐姐还相对轻松,说说笑笑,以为跟前次-样,于谈笑间轻松搞定。可来回插了两三下,没找着血管,护士姐姐额头见汗,妈妈还在开着玩笑,几分钟后,妈妈开始冒汗了,左手打罢,打右手,右手打罢打右脚,右脚打罢打左脚,从护士姐姐到小唐,小郑,最后,喊来了资深护士长,护士长一针见血,几乎所有人,都吁了一口气,这一打,就半个多小时。
       于前两次透析心有发怵,听医生安排,造瘘!造便造吧,小手术!于是,去四楼手术室。在护理人员惊讶的目光中,妈妈迈着轻快的步伐,走上手术台。之所以如此轻松,还真不是装的,之前跟病友充分了解了这手术是如此的小,不就割开一口子嘛,不就把血管连接到一起,打个结嘛。
       好在时间是永远向前的,又一次从崩溃间走了回来。总算完结了,又一次虚脱了。等待瘘好的日子是如此漫长,中间一个月,周三次透析,一个月便是十二次,这一个月透析,便如走上刑场,好在有惊无险,中途也有几次,穿插找不着血管,基本上,护士长一来,也能搞定。
       妈妈天天掐着手指头盼啊盼,终于,一个月过去了,兴冲冲的拆线,竟然挺二的盼着透析,造瘘后,扎针果然方便很多,日子也过的无比舒畅,住院的日子,告一段落,从此开始透析之路!风雨无阻,寒暑不间,求生之路,原本艰辛!其实,每一位尿毒症患者,都有不为人知的故事,难以言语的悲苦,莫名的忧思愁绪。
       妈妈就是这样的一个人,天天面带欢笑,把热情带给每一位接触过的人。父母一天天老去,孩子一天天长大,生活于此初露狰狞,日后的诸多磨难,尚不可见,只能奉劝病友们,珍惜身边的一切美好,保持一颗平常心,淡定,乐观的活着。如果生活的苦难非要强加在我们身上,那么,除了积极应对,别无他法!让我们一起,为我们的家人,为我们所爱的人,以及爱我们的人,一起加油。